这些年我在瑞丽看到的“翡翠赌石”

  • 这些年我在瑞丽看到的“翡翠赌石”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瑞丽翡翠赌石
摘要

在瑞丽这座不大的城市,每天都有着奇迹上演,一夜喜提奔驰宝马的很多,但也有黯然离场的,收拾着行囊,落寞的离开。小磊在瑞丽小十年,见过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,但这些人,

在瑞丽这座不大的城市,每天都有着奇迹上演,一夜喜提奔驰宝马的很多,但也有黯然离场的,收拾着行囊,落寞的离开。

小磊在瑞丽小十年,见过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,但这些人,大多都是冲着翡翠来的。小磊当初能来这座边境小城,小磊不得不承认也是冲着这边的翡翠玉石来的。只是稍微有点不同的,可能就是小磊还能抵得住心中的欲望,没有什么太激进的想法。

这些年我在瑞丽看到的“翡翠赌石”
每个人的欲望都是无限大的,特别当你处于一个身边都是充斥着无限欲望的环境中的时候。在瑞丽,你无时无刻不会听到关于赌石的故事,但这些故事基本都是带着传奇色彩的。我不知道是不是中国对喜剧有着天生的喜欢,所以你听到的那些关于赌石的传奇故事,基本都是赌涨的结局。

是得,从瑞丽每天上百场的烟花秀你就可以看出,在这座小小的边境小城中,每天有那么多的赌石获胜者。小磊的朋友曾跟小磊开过个玩笑,要是能在瑞丽开个烟花店,估计要赚得钵满盆满。可大家应该都知道,烟花属于特殊品,所以小磊和朋友只是想想罢了。瑞丽的烟花销量有多好,那么赌石赌涨的人就有多美好。

这些年我在瑞丽看到的“翡翠赌石”
这些年我在瑞丽看到的“翡翠赌石”
“小而广”、“一夜暴富”这些字眼听起来都很美,但在这些字眼的背后,又有什么样的残酷与血腥无人在意?”十年玩石头没人知道,一旦全世界都听说过”,这也许是对那些石头赌徒最真实的写照。

这些年我在瑞丽看到的“翡翠赌石”
既然是赌石,那玩得就应该是“赌”了吧。“十赌九输”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,“赌”靠的是什么?在赌石里,没有“千术”这么一说的,除了经验和关于翡翠的鉴赏知识,你能依仗的,只有你的运气!但运气这东西谁又能说得准呢,毕竟看不见摸不着。

当人有虚无缥缈诉求的时候,那么往往能寄托的就是诸天神佛了。所以在瑞丽你会发现,那些游走于赌石市场的玩家,家家户户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供奉,而供奉的大抵都是财神这类的神佛。我不知道这些神佛能不能为他们带来好运,但小磊知道,有信仰人不会迷茫,毕竟,小磊也曾做过哪天切个原石暴涨的美梦。

这些年我在瑞丽看到的“翡翠赌石”
在这十年,小磊听了太多关于赌石奇迹的故事,也有幸亲眼目睹了一些热闹的赌石情景。说没有一些感触那是不切实际的,有时候看见别人赌涨了,小磊心里也有些跃跃欲试的冲动,但最后还是比脸干净的口袋将小磊拉回了现实。这之中最让我有感触的可能算身边的一位朋友了吧。姑且称我这位朋友为老周吧。

老周原本来瑞丽的目的并不是翡翠,而是缅妹。都知道这几年“妻慌”是闹得越来越严重,而作为大龄单身青年,老周抱着能娶个缅妹的想法而来到了这座边境小城。因为是同乡,所以我与老周的关系还算比较好,来往也多。

之前说过,在瑞丽这座城市,充满着欲望,人在这样的环境中,容易被同化,而老周也慢慢的对赌石感兴趣,但有个理由让他和小磊一样不敢去尝试,那就是囊中羞涩。但有时候,你离欲望的深渊可能就差那么一步,这个时候,总有人会推你一把。而推了老周一把的是现实。

当老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追到了一个缅妹,并且这缅妹还是愿意嫁给他的。这个缅妹我见过那么几次,小家碧玉型的,一看就是能把日子过好的那种。但有时候幸福来得太突然也容易让人闪了腰。

缅妹的婚嫁要求已经很低,但对于老周而言还是无法满足。眼看着因为婚嫁问题越来越多的矛盾,老周明白,再不有点实际行动,自己这次的恋情可能又要无疾而终了。这是老周不能接受的事情,这些年大大小小感情经历了多场都无疾而终,他明白,这次机会如果再失去,他怕要孤独终老了。

因为在瑞丽也呆有一段时间了,对于翡翠的鉴赏耳濡目染,让老郑觉得也许能解救他这次危机的,只有翡翠了。老周也是个干脆的人,心里有了主意,便就有了打算。于是在一天晚饭时间,喝了几两白酒,口袋里揣上所有的积蓄就奔向了市场。

在这路上老周心里也是忐忑的,但如今的他除了一博,已经别无选择了。具体的过程后来老周没有详说,只是后来每次说起这个,我都能看到老周眼神里的庆幸和些许的后悔。

我不知道老周在这次赌石的过程中究竟涨了多少,我知道的只能是几个月后老周回老家结婚了,听说婚礼办得很热闹,我当时因为店里的事没赶上。但也没啥,两个月后老周带着他的新娘又来瑞丽了,并且还单独请我吃了顿饭,这时候的老周脸上洋溢的都是幸福。

而后再见老周是半年后了。

这次的老周消瘦了很多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已经没有了半年前那幸福的红晕了。话没几句,老周就暴露了他这次来找我的目的。他说媳妇病了需要点钱,问我有没有先借点。对于这样借钱的事,我从来都是不知道怎么拒绝的,于是给了老周3000。而拿到钱的老周只说了过几天送来。

后来老周并没有送钱来,而我也失去了他的所有消息,我觉得他可能是因为没钱还我而不好意思联系我吧。直到后来偶然和朋友谈起,朋友摇头叹气的说,老周废了!

而我也才从朋友的口中明白,老周后来玩赌石越玩越大,输多赢少!此时的他仿佛得了魔怔,谁劝都没有办法,基本每天筷子一放就是去市场。而他之前的本职工作也辞了。最后的结局有点老套,但大抵后面很多人都是这样。

后来的老周妻子离他而去回了缅甸,我也只能感叹这么个女子,应该能把日子过得红火才对,可惜了。而老周在借完所有能借的朋友后,就杳无音信了。有人说应该回了老家,也有人说在瑞丽市场偶尔能见到老周,更有甚者说老周已经离开人间了。反正从老周从我这借完钱后,在这座小小的边境小城我是再也没有见过他了。

也许老周只是个特例吧,但我想,也许像老周这样的特例在瑞丽可能每天都在上演着吧。只是他们落寞的背影淹没在那绚丽的烟花底下吧。我感慨老周,也感慨那些已经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的人。

生活不易,也许人间不值得,只是既然来了,那就都好好地走一遭吧!毕竟,和生死相比,其他都是浮云!